种蔷薇的rosa

莲玖:

X战警EC同人本——HPAU《理智,情感与爱情魔药》本宣及预售

预售时间:2018年10月22日晚18:00——2018年11月15日。

特典:前五名拍下赠送EC亚克力单面钥匙链。

赠送飞机盒哟。

ps:修掉了一些BUG,番外共4篇,含有一篇未公开过的。

——STAFF——

封面插图&文章:莲玖

封面设计&排版:货郎

Guest:Lingi_凓之

代理:淘宝店铺——我们魔法车是不会翻的 (风声)

第一章试阅:点我

预售地址:点我

微博转发抽奖活动:点我

转发抽一位送hedone七宗罪唇釉Pope傲慢色号一只,10月31日开奖。

感谢小红心,小蓝手,啾咪!

我的LOFTER APP登陆首页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仏英 短篇(大概)BE

亚瑟瘫坐在地上,看着自己沾了血的双手,大脑一片空白,屋内越来越浓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,像是想让他想起些什么。这味道使他头晕目眩,他抓起桌上的钥匙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。“当当当”远处大本钟的钟声在夜空中回荡,引得游客一片惊呼,夜晚12点的伦敦,依旧繁华如白日。去阿尔家看看吧,亚瑟心里想着。走进阿尔的公寓,里面空无一人,他这才想起来阿尔早就与俄罗斯那头熊同居了,又怎么会在这里。亚瑟翻遍了整个屋子,只找到了一瓶伏特加,不用说肯定是那头熊留下的。他这么想着,打开瓶盖就灌了下去,却被呛得一阵猛咳。接着,他的眼皮就开始变得沉重,永远别跟俄国人拼酒,在失去意识之前,亚瑟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。
        “嘶”那酒劲还真大,看着满地的狼藉,亚瑟的眼角不禁抽了抽,很难想象,他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些什么。亚瑟看了看表,已经是上午10点了,他昨天赌气一晚上没回家,弗朗西斯不知该多担心。他看见了自己满手干涸的血迹,又看了看地上破碎的酒瓶,不禁疑惑,难道是昨天发酒疯的时候割着自己了?可手上却一点伤口也没有,他皱了皱眉头,但也没有再多想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的伦敦,已是一派繁华,酒劲还没有完全消退,亚瑟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,引得路人议论纷纷。“康纳?你看那人,浑身酒气不说,手上和衣服上怎么那么多血?”“指不定他就是个杀人犯哦,亲爱的。”“哎呀,别再说了,人家怕。”“哈哈哈……”听到这话亚瑟猛地停下了脚步,刚刚那对情侣的话像电般击中他的神经。看着自己的双手,突然间什么都想了起来,亚瑟开始不受控制的向家跑去。
        许是风有些大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的脸上淌下,泪模糊了他的眼,也顾不得去擦,他多希望这只是一场酒后的噩梦,随着酒气的散去而烟消云散。亚瑟疯了一般的闯进房间,可眼前的这一切无疑击碎了他的最后一丝幻想,弗朗西斯仰面躺倒在床上,神色安详。若忽略他这一身的血迹以及那没入胸口的尖刀,没有人会觉得他已经死亡好几个小时了。也许这是这几天天气凉爽的缘故,弗朗西斯的尸体虽然已经放在这很久了,却没有什么变化,屋内的血腥味还消散了不少。亚瑟跌跌撞撞的走上前去,颤抖着双手拔下了那把刀,血从那个大窟窿里流出来,顺着那已经干涸的血迹,不知所踪。这时亚瑟瞥见在房间角落里那只注射器,所有的后悔与自责一起涌上心头。跟弗朗西斯同居后,他们的矛盾一天比一天剧烈,前期浓烈的感情都化为了无休止的争吵。为了逃避现实,亚瑟开始酒,后来又染上了毒品,他终日地沉浸在毒品营造的美好幻想中,直到昨天,弗朗西斯的提早回家令他惊慌失措……
        亚瑟拿起那支注射器,良久良久,似下定了决心一般,他用湿毛巾拂去弗朗西斯脸上的血迹,用梳子理顺弗朗西斯的头发,帮他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衫。这时他才发现,白衬衫上绽开了一朵红玫瑰,诡异而妖艳,颜色浓烈的一如当初他们的感情。这个男人,连死也这么富有诗意。亚瑟苦笑了一下,可随即又落下泪来,这该死的诗意,他他妈的一点也不想要啊!整理完这一切后亚瑟坐在床上,看着身旁的弗朗西斯,想起上次他们吵架后,他去找王耀诉苦,那个中国男人在临别前送了他4个字“情深不寿”,直到这一刻,他才懂得这个词的全部意义。感情这团火,他们因贪恋它的温暖而靠得太近,终被它吞噬殆尽。这时的亚瑟,才发现,他不能接受没有弗朗西斯的生活,他的人生已与弗朗西斯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,他不能没有他。
        亚瑟拿起注射器,撩起袖子,不去看那些丑陋的针孔——那是吸毒时留下来的。然而这一次,注射器里再不是毒品,而是一小段的空气。冰冷的针头瞬间突进血管,亚瑟面无表情的把针筒一推到底。
         随着空气沿着血管静静流动,他开始感到晕眩,他摸索着触到了弗朗西斯的脸,亚瑟俯下身去,在弗朗西斯唇印下一个吻,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,但他已经无暇顾及。随着力气与神智的渐渐抽离,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。用尽最后的力气,亚瑟抓起弗朗西斯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。他躺在床上,看着身旁的弗朗西斯,微笑着,闭上了眼。今天的阳光好温暖啊,亚瑟想。
        如若不能共度此生,那便与你同赴黄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The end—